似水流年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whatever

【授翻】【Thranduil/Thorin】For He Who Died In Love(G)

*首发AO3,原文AO3,原作者neverlandlost,不发SY,这边存一下

*清水,虐


摘要:“我不会救他。”


听到Thorin可能即将死亡的消息击垮了Bilbo。他和Thorin可能有过争执,他对于阿肯宝石所做的滑稽举动无疑在他们之间楔入了愤怒和背叛。Bilbo对于事态的发展略感遗憾,但他并不后悔。

 

Thorin目睹Fili的死亡的反应,令Bilbo强迫自己闭上了眼。他因这等惨状张大了嘴,茫然不知该做什么,不知该有怎样反应,年轻的矮人为保护舅舅的生命被刺穿了胸膛。Fili坚持了片刻,喉咙发不出声音,即将到来的死亡模糊了双眼。Bilbo失声哭泣。Kili变得疯狂起来,悲痛令他控制不住自己,斩杀摧毁着敌军的部署,他的心因绝望而碎裂。永不停止,永不减速,随着Fili的死亡沉重地笼罩在他身上,他缓缓变成了一台机器。

 

Thorin悲痛不已。看着外甥在战争中阵亡,这种反应可以预料,但Thorin流下了眼泪。他不再战斗,他自己的身体愈渐衰弱,即将死亡。他为Fili祈祷,单调重复着似乎是矮人语的祷文,贴着Fili的前额喃喃而语。战争在他们周围继续着,但Thorin毫不关心,臂膀抱住倒在地上的外甥,他的军队和同盟在此刻战斗到底。

 

Gandalf只得将国王抬上了医用床,强行使他的伤处得以照顾医治。Bilbo记得Thorin要求看看Kili时死一般的寂静。Thorin闭上了眼,一声啜泣哽在喉咙里,蜷缩起身体,不再向其他人找寻慰藉。

 

“他也同样阵亡了。”Balin颤抖着告知,闭上了眼睛。

 

“怎样?”

 

“弓箭手,吾王。四箭射中了要害。”Balin告诉他,低下了头。

 

Thorin几分钟没有动弹,但他已然起身,在帐篷内转悠着,走了出去。矮人医生们在身后喊着他,但Gandalf制止了他们。Bilbo和队伍的其他成员跟随者Thorin,Thorin穿过他挚爱的孤山大门,走了进去。

 

在这座非凡的城池中安置着死者。大量的矮人平静的躺着,身上盖着羊毛毯,Bilbo的双眼刺痛着。曾失去的山脉的美丽景色也无法给国王的心里带来一丝快乐,他发现了为国王制作的金色台子上陈放着外甥们的尸体。Thorin沉默不语,寸步未动,眼神从未离开横陈远处的Fili和Kili的尸体。

 

“我们必须谈谈外交,Thorin。”Thranduil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在乎,但是我们必须谈谈。”

 

Thorin向前走去,俯视着外甥们的面容,然后转过身,面向他的队伍。Bilbo对着国王露出了伤心的微笑。他看到泪珠自Thorin面颊滚落,Thorin毫不在意,沉湎于逝去的亲人。“我不知道什么外交。”Thorin回答,声音沙哑,如同干渴一般。“我只知悲痛。”

 

“抱歉,Thorin。”Balin作出努力,摇了摇头。“抱歉。”

 

Thorin移开目光,看向为他、为王国、为自由而战的人们的尸体。他闭上双眼,伸手抓向长凳,紧握住边缘,指节在压力下逐渐变白。

 

Bilbo咬住了唇,看着Thorin双膝跪地,嚎啕大哭,胸部起伏着。他紧紧抓住台子,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他低着头,头发掩住了面容。Balin和Gandalf站了出来,一起靠近边断续啜泣边喃喃说着母语的国王。

 

Gandalf将国王拉进自己的臂膀,开始向城外帐篷走去。走出之前,他转向Thranduil,急切地说,“跟我们一起来。”

 

精灵王优雅地向巫师点点头。Bilbo走在Gandalf旁边,无法自Thorin脸上移开眼神,他在Gandalf的紧握中四肢绵软地垂着。Thorin的眼睛,他湛蓝色的眼睛,渐渐模糊起来,如同受到药剂影响一样呆滞。他毫无生气,内心已死。

 

到了帐篷,Gandalf小心让Thorin躺在床上,脱去了矮人沉重的衣服,凝视着在胸口四散的伤处。血液淤在胸部,顺着肋骨滴到白色的床单上。一名护士迅速上了药,用绷带包扎好,但伤口太深,危害太大,难以治愈。

 

Thranduil立即站在Thorin头部后方,小心而充满爱意地用手托住矮人的头部。Gandalf冲精灵王微微颔首。Thranduil俯下身,贴近Thorin的面孔,这时Thorin睁开颤动的眼,用力张开,饱含水光。

 

“请不要这么做,”Thorin向精灵乞求着,紧紧握住Thranduil置于他面颊上的手,“我求你了,不要这么做。”

 

“Thorin,”Thranduil小声说,“你不能这样要求我。”精灵绕过台子,站到Thorin侧面,他的脸扭出了深深的皱纹,但他的眼睛背叛了他。Bilbo现在知道了Thorin对精灵王要求了什么,他想出言反对,但Balin轻轻冲他摇了摇头,制止了他。

 

“求你了,”Thranduil坐到他身边时Thorin轻轻低语。护士在他头下垫了枕头,些微抬起他的头,这样在他说话时能直接面对精灵王。

 

“我心里充满这样的悲痛,无法成为国王。”Thorin哽咽着,泪水自眼眶溢出渗入发际。矮人王胸腔起伏,艰难地呼吸,身体努力跟遭受的伤痛抵抗着。他吸进空气说话时,一声低低的气喘使他的肺部咯咯作响。

 

“时间会治愈你的伤口。”Thranduil回答,精灵惯有的坚决不复存在,Thranduil的语调几近恳求。“亲爱的朋友,请让我治愈你。”

 

“我……不能,”Thorin结巴着,他的眼睛同样乞求着Thranduil。“他们就像我亲生的孩子。没有他们我一定做不到,一定会迷失自己。”Thranduil没有动弹,沉默地听着Thorin的话,之后试探性地伸出手,伸向Thorin的前额。

 

Thorin在床上颠了一下,拍开了精灵的手指,挣扎着坐起来。他粗暴地抓住精灵的脸,拼命强迫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如果你曾经爱过我,”Thorin说,“你会放我走的。”

 

Bilbo知道国王已濒临死亡,但这并未能阻止听了他的话后心中怅然若失的沉重感。Thranduil睁大了眼向后撤。他表情震惊地探查Thorin的脸,然后说道,“你太卑劣了,Thorin,利用那个来对付我。”精灵厉声说,但他并未移动。“尽管我们有所争吵,但我不能眼见你死在我的臂弯里。”

 

“求你了,”Thorin重复着,眼神乞求。“让我安息。我需要安息,Thranduil。我……天命已尽。”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他向后倒去。将手置于自己胸膛之上,静待着即将来临的死亡。“让我走。”

 

“Thorin,”Thranduil犹豫着说,伸出手将Thorin的手握在自己手中。精灵王呼吸一滞,假装面无表情,但在盈满眼中的泪水落下之前猛地闭上了眼。他微微歪了歪头。“你确定吗?”

 

“确定,”Thorin喘息着,做了一个陌生的手势,Bilbo假设这是确认。Dain走近他的床,矮人王请求他尽责。Dain俯下身,将前额压上Thorin的,Thorin朝他虚弱笑了一下。

 

“这座山是你的了,”Thorin命令道,试图重新聚集焦点,他的嗓音逐渐变小,愈见疲累。“吾王。”

 

Dain立刻挺起身来,皱起嘴,迅速眨着眼驱赶眼中的泪水。“我不想要这个,表兄,这是你的王国,不是我的!你为此努力战斗了太久,Thorin。请不要放弃。让那个精灵治愈你!”

 

“啊,但你会代替我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的。答应我一件事,Dain。”

 

Dain抽泣着,即便他点头同意时,眼睛仍旧闭着。矮人咬住了唇,充满血污的手抚过他的下巴和胡子。

 

“把我和他们埋在一起。”

 

“我答应,”Dain以手背轻抚过Thorin的面颊。“主厅,你和你的外甥将置于此。Thorin,一起。”

 

Thorin阻住一声啜泣,但对他的表弟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Dain转身离开了帐篷。Bilbo清楚,Dain并非去履行国王的职责,他不希望在他即将统治的人民面前流泪,也不愿见到他的表兄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大限将至。”Gandalf陈说着,闭上了眼,轻声呢喃着一首矮人语的小诗,以表对Thorin的尊重。

 

Thorin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颤抖着伸出手握住Balin。Thorin的脸转向一边,面向Balin,Balin眼神悲伤地向下看着他。“B……Balin,”Thorin嘶哑着喘息着,“感谢你做的一切。一……切……”Thorin的声音逐渐减弱。深深吸气,缓慢呼出,几秒之后,或许几分钟之后,他不确定,Bilbo明白矮人王离开了他们。

 

“他走了,”Balin说,眼睛红肿地看向Thorin的尸体。“他走了。”

 

Bilbo粗声粗气地问Thranduil,“你为什么不救他?”

 

Thranduil看着他,眼神悲伤、冷漠。Bilbo知道即便二人之间有如此多的不和,仍有隐晦的爱意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他听队里其他矮人说过,Thranduil经常毫无目的地造访Erebor,只为来看Thorin,只为他一个人。

 

“我不会救他。如果他不愿意就不会救。他渴望获得平静。我不能剥夺这点。”他吻了Thorin的前额,又庄重地了吻上Thorin的嘴唇,手指温和地抚过,为他合上眼睑。“Amin mela lle ten’oio(因为我永远爱你)。”精灵王贴着他的唇部喃喃低语,捧住他的脸颊。他站了起来,向下凝视着Thorin的脸,恋恋不舍,充满遗憾,他向Gandalf点了点头,离开了帐篷与族人汇合。

 

Bilbo记得Thorin有严重的弱点,他沉溺于贪婪和战争,血与黄金,但他对于人民来说是位优秀的国王。他为他们建起了新生活,自己冒着风险寻找更好的生活。他心中腐化的思绪打败了他,将他变得愚蠢无情,虽然爱是引导Thorin行动的决定性动机。他记得Balin解释过对孤山的追寻,还有他们为何现在要夺回它。

 

“Thorin认为自己愈渐衰老,小伙子。他快没有时间了,因为他想要Fili成为完整的种族的王,一个幸福、强大的种族,像他们那样。而不是散落在人类的城镇里,贫穷困苦,孤立无援。他想要Fili成为一位国王,庄严、高贵的国王,不像他自己那样。”

 

Bilbo心知如果没有身边外甥的快乐欢语,孤山对Thorin来说毫无意义。布满珠宝玉石的厅堂对他来说毫无意义。Bilbo知道最终是爱带走了Thorin,而非贪婪。

 

END

 

*证明一下我也可以搞点虐的出来……花了半年才搞完……基本是翻几百字缓一个月的状态……以后可不自虐了……_(:з」∠)_

评论(6)
热度(46)
  1. 皮皮酥似水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大半夜看到这篇哭晕啊QAQ
  2. 无定的梦魂似水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 似水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