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whatever

【授翻】【Thranduil/Thorin】无题(NC17)

*作者发汤上的一篇,结尾上ID~


Thorin一直很难对付。他对每句话都反唇相讥,用一种傲慢和急躁的伪装避开所有人身攻击,Thranduil认为这已经成了他的本能。他了解Thorin,比矮人王以为他所了解的要多得多。

 

但在这里,他仅仅是一个矮人,脱得只剩单衣,被带到Thranduil面前接受审问。他国王的身份在这里得不到什么权利。Thranduil知道Thorin在干什么,他完全清楚Thorin要去往何处,但他希望能听到这些话从Thorin口中亲自说出来,跟我承认你在寻找什么,我便不会再囚禁你。

 

在森林里饿坏了,Thorin说,然后继续闭口不言。唉,他是一位真正的国王,Thorin在他们的行动中始终保持沉默,以此来保护人民的利益。Thranduil可以理解,他也会为保护他的人民做任何事。Thranduil没必要费心试图让Thorin明白Smaug所能造成的后果,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今来说,Thorin早该懂得,如果他不知道的话,好吧,Thranduil可能有那么几分,关心Thorin,不过可不会过分爱护他。

 

Thorin的牢房远比其他人的舒适得多,这些牢房不久后就会关着Thorin陷在森林中的同伴们。他再次让人把Thorin带到他的房间。矮人王走进来时警惕地打量着Thranduil,没有说话,坦白讲,Thranduil有点诧异。他以为Thorin会借此机会逃跑,又或许,如果他胆够大,直接让Thranduil挂彩。这两种选择他都没有做,于是Thranduil靠近了些。

 

 

矮人王被桎梏着,金属的链条折磨着强壮的腕部,双手被束缚在前面。Thranduil沉下脸来,他可不希望Thorin在监禁期间受伤,他是打算保证他的安全。信任是很难再取得了,他们之间相隔的岁月摧毁了仅有的一点可能,另外,把Thorin像对待野兽般捆住肯定不会对缓解他们之间紧张的关系有所帮助。

 

他解开了Thorin的锁链,凝视着矮人王并歪了歪头。Thorin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真奇怪。一位女佣来到房间给Thorin送来了食物,打破了此刻的氛围。Thranduil略感心烦地示意女佣离开,等到门被砰地一声关上,才开始说话。

 

“用餐吧,Thorin。”Thranduil命令道,移开几步,给矮人王让出能到达桌子的空间。

 

Thorin对着桌子的高度发出了嘘声。

 

Thranduil同情地把盘子放到了Thorin面前,Thorin正不舒服地坐在壁炉对面的座位上。Thranduil饶有兴味地观察到Thorin只挑其中几样下嘴。盘子里放的都是精灵的食物,但Thorin只选特定的点心和饼干吃。过了好久,Thranduil才意识到,距今很多、很多年前,他拜访Erebor时,曾给Thorin带过这样的食物。

 

他忍不住笑起来。

 

Thorin就在这特别的时刻抬头看向他,眉头皱到了一起,决定不再吃了,并把盘子推向Thranduil。

 

他忍不住温柔对待Thorin,潜意识里辩解道Thorin需要这样,这是他应得的。Thranduil伸出手轻抚他的面容,矮人王的嘴唇随之张开。他们没有言语,没有必要出口。

 

Thranduil记得Thorin还是个毛头小伙的时候,第一眼见到Thranduil和他的子民,虽然嗓音依旧平淡无奇,但晶亮的眼神第一次充满好奇和被激起的兴趣。恍惚间,他轻柔的手指拂过Thorin眼角的皱纹,合上他的眼睑,注意到Thorin因目不能视的劣势而双肩紧绷起来。

 

他不清楚Thorin为什么不开口,他不明白Thorin为什么不反抗他的抚弄,也许,他并不像他认为的那样了解这位矮人王。

 

Thranduil坐到床边,做了个手势让Thorin过来。依旧没有言语。Thorin跟着Thranduil,踏入了他的私人领域。现在的Thorin看起来很矮小。他有着正宗矮人战士的体格,但很可惜,在Thranduil眼里,他很矮小。没有那身盔甲,没有那件一贯穿着的毛皮,Thorin既单薄,又纤细。

 

好吧,Thranduil想象不到自己会想着这些事。

 

Thorin微微低下了头,还没等到让Thranduil垂下眼睛,就被对方伸出的一只比他大得多的手扣住了下巴。另一只手拽着Thorin的腰把他拉近了些。如今Thorin仅距他不到一足的距离。那股与矮人紧密相连的气味并不存在。

 

他吻上Thorin,某种程度上算是一次蹩脚的实验,虽然他保持着这个吻的纯洁,没有向矮人王索求更多。在他掌下,Thorin的身体语言并无变化,仅发出了小小的一声,大概是困惑地咕哝了一声,就任由Thranduil做他喜欢做的了。

 

这可不是他行动的目的,他并不想强迫Thorin进行非两厢情愿的活动。Thranduil察觉到情欲的星火,是的,他已年老,但还未死去。不管以什么眼光来看,Thorin都很好看。但这并不是他的特点,Thranduil此刻真正想要的也不是他的身体。这是一种陌生的感情,Thranduil从来没有经历过,很容易混淆。

 

他不爱Thorin,当然。Thorin不爱他。Thorin爱他的人民,爱他失去的家园,爱他的朋友们,爱他的孤山。

 

正当Thranduil退开时,Thorin轻推回去,只有一点。这种互动在Thranduil心里点燃了一把火,孤独的岁月里,这种热情已经很长时间不曾存在了。他迎上Thorin的目光,读不出那里的意思,他张开手贴上Thorin的肋骨,将他拽入一个拥抱。

 

Thorin的身体紧绷得像准备投入战斗的弓,但他放松之前Thranduil是不会松劲的。很快,Thorin挪动到自己觉得舒服的位置,Thranduil如此温暖地包围着他,想要保护Thorin的想法模糊地穿过他的脑海,一闪即逝。他不清楚Thorin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行为发生,也没有向这个矮人询问。

 

Thorin的脸被压入他的颈间,Thranduil能感觉到Thorin须间的毛发擦过他的锁骨,这种感觉不同寻常,他几乎当成是痒。Thranduil的手抚过矮人王宽阔强健的肩,惊异于他们如此相异的身体,Thorin的肌肉摸上去手感硬实,而精灵身体柔滑,体型苗条。

 

他抬起Thorin埋在他颈间的脸,再次吻上他,手掌稳稳捧住矮人王的脸颊,将舌头伸了进去。Thorin口中带着甜味,明显是之前吃过的饼干造成的。让Thorin做出更进一步的表示确实花了点心思,而一旦做到,就感觉好极了。Thranduil的手紧紧地握在Thorin发间,他小心地松开了手指。

 

他们依旧没有言语。

 

Thranduil边解开斗篷的第一个搭扣边扫视过Thorin全身,Thorin只穿着单衣和靴子,慢慢眨着眼,舌头滑过唇后的牙齿。Thranduil俯下身,一只手按上Thorin左靴的顶端。Thorin解开带子和搭扣,脱下了靴子。

 

Thorin仍旧站着不动,仿佛在等待命令。这不是Thranduil想要的样子,他想要Thorin完全投入到他们在做的事情上。再说一次,他不想强迫Thorin。Thranduil又一次吻上矮人王,等着他的回应,而Thorin回应了他,尝试性地卷住了Thranduil的舌头,不过没有伸出去,身体也没有偏离他站的地方。

 

“Thorin。”Thranduil说道,打破了沉默,他正在询问。

 

“嗯。”Thorin应道,这就是回答。

 

多奇怪啊,一位矮人王竟能容许这样的快感。他有意占有Thorin,而且,好吧,Thranduil不了解Thorin拥有过的任何床伴,但他很确信他们急于讨人欢喜,心甘情愿且完全接受这种往复运动的快感。此地,此时,Thorin是自愿的,这就够了。

 

Thranduil脱掉自己的衣服,速度很快,享受着全然赤裸的机会,即使有个观众也一样。Thorin眼带赞赏,饶有兴味地忽闪着从上而下扫过他的身体,随后视线下降到他的胯部,扬了扬眉。Thranduil不由自主咧嘴笑起来。

 

“你可曾放纵自己?山下之王?”他忍不住问道。

 

“嗯。”Thorin在Thranduil扒下他衣服时说道。

 

“果真如此?”Thranduil问,没有费心掩饰他的惊讶。他伸出手整个抓住Thorin,毫不费力地把他拖上了膝盖。被当成小孩一样对待让Thorin不满地咕哝着,但他咬住了舌头,肌肤相亲的摩擦感令Thorin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精灵长时间不参与性事也可存活。而很显然,矮人,像人类一样,喜欢经常享受这种乐趣。

 

Thranduil会承认最开始时他目的不纯。床单上那瓶润滑油放在他左边,但伸手去拿的人并不是他。Thorin费力把它拉近了些,当晚第一次发起了属于他自己的吻。Thranduil为此奖励了他,温柔的手指抚上Thorin分身兴奋的皮肤,舌头沿着Thorin的脖子滑过,这样的触摸让他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爱抚变得用力,同时猛烈起来,带出Thorin频频的喘息和偶然的呻吟。Thranduil的拇指抚过分身顶端时,Thorin的臀部顶撞起来。他的嘴唇有些不可思议的红肿,是为了克制自己的声音而用牙齿咬住它造成的。Thranduil吻着Thorin,深深地仔细地吻着,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强烈的迫切渴望。

 

Thranduil很快攥住了那瓶润滑油,轻松察觉到Thorin快要高潮的信号。他不能自已地欣赏着抚上Thorin强壮的大腿,指尖轻轻描绘出在其肉体上塑造成髋骨的线条。Thorin火热的气息喷在他的颈间。

 

Thranduil的手指下探到最敏感的的部位时Thorin稍稍紧绷起来。食指指腹磨蹭着褶皱的肌肉,然后推了进去。Thorin喘息一声,他本想抑制住的,但没成功。Thranduil继续为他服务着,间或在推进里面时,用那只空闲的手让Thorin保持着足够的兴奋。

 

他一想到他把Thorin占有到这种程度就口中流涎,很快又吞了回去,以免分散注意。Thorin的情欲被完美地激发出来,面颊通红,红晕向下蔓延过脖子到达胸部上方。Thranduil吻上他,同时又挤进了第二根手指,毫不犹豫地又轻易加到三根。Thorin因为这样的扩张放浪呻吟起来,头发乱糟糟地垂落脸旁。Thranduil根本移不开眼,他的手指开始向里戳刺。

 

Thranduil需要把Thorin绑在自己身边。一碰到那个敏感点,Thorin仅存的自制力瞬间土崩瓦解,靠着Thranduil的脖颈愉悦地呻吟起来,跨在Thranduil腿上,双腿放荡大开着。他不能让Thorin向后倒下,不是么?Thorin的手臂缠上Thranduil的肩膀,向自己身后看去,Thranduil的手指埋在他体内,这景象令他瞳孔扩大起来。

 

手指撤出时Thorin没有什么反应,还帮着为Thranduil的硬挺抹上润滑油,同时慢慢套弄着。这样的抚摸弄得Thranduil呻吟出声,他调整了一下Thorin跨在他腿上的位置,然后开始向内推进。Thorin张开了嘴,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吻,在被完全侵入时垂下了头。Thranduil在这种纯粹的热度的包裹下颤抖着闭上了眼,Thorin赤诚的热情在此情形下严厉苛责于他,Thorin的每一个动作都夹得他难以忍受。

 

“操,”Thorin补充,“哦,操。”

 

起初,控制节奏并非易事,但一旦做好,和矮人王保持同步就很容易了。Thorin已经快要到了,他濒临高潮,所以Thranduil没让他的快感拖延太久,他想看到Thorin为自己的快感所征服,即便是如性爱一般简单的快感。Thorin首先采取主动,再次惊到了Thranduil,他抬起自己的身子,又慢慢坐下去。Thorin的眼睛向上翻着,所有这些纯粹的色欲令Thranduil呼吸一滞,他挺动起来,让Thorin操控着他的臀部挤压上甜蜜的那点。

 

Thorin的手饥渴又贪婪,不过他很确定他喜欢矮人王这一点,Thorin的手紧扒着Thranduil的颈后,胡乱吻着他。Thranduil对此有点讶异。他并没想到他们的性爱如此火热,他都感到自己因这性爱而汗流浃背。Thranduil抱着Thorin的腰部把他搂得更近,髋部越来越用力地向上拍击着。

 

Throin跨在上面夹紧了自己的大腿,Thranduil大声呻吟。Thorin展开双手贴在他胸前,没有抓住也没有戳进肉里,就单纯放在那里。Thranduil微笑着向下看去,微微抬起头吻上他。然后加快了速度,髋部啪啪地拍打着Thorin的臀部,Thorin的手再次够上Thranduil的脖子。

 

他一下子别开了嘴,问道,“怎么样啊?我的国王?”Thranduil伸出手粗暴地攫住Thorin的分身,Thranduil的抚摸并不热情,不过Thorin不在乎,因这磨蹭而情动着。“啊啊啊啊,”Thorin呜咽起来,“嗯。”

 

Thranduil确实试图保留点技巧,却发现自己不自觉陷入了凌乱且笨拙的冲刺,他也临近高潮了。快感将他和Thorin绑在一起,现在,他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取悦他,取悦自己。

 

“太过了,太过了!”Thorin绝对在尖叫。Thranduil看着Thorin射出来时拱起的后背, Thorin的头向后甩去,手指近乎痛苦地抠进肩膀的肉里,Thranduil的手被沾湿了。一些精液滴在他俩中间,落上Thorin的大腿。

 

Thorin向前倒在Thranduil的胸口,紧紧依在Thranduil的臂弯里,看起来难以置信的可爱,不管年龄和身份的话。Thranduil射在矮人王体内时一口咬上Thorin的肩,又随意抽插了一会儿,然后平静下来。维拉在上,他的心在胸腔里怦怦直跳,频率加快,剧烈得从耳朵里都能感觉到。

 

他退出来时Thorin的大腿抽搐了一下,他们很长时间没有移动,一直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如今,他体会到他们之间的情感,更深于他们此次的性爱。Thorin与他心跳同步,呼吸一致。此刻,他感觉,跟Thorin很亲密,不去理会那些明知会降临在Thorin身上的事情。他毫无必要地紧抱着Thorin,而缠绵的拥抱并没有使他内心的担忧减少分毫。

 

 

~~

 

 

“你清楚我派了其他人去找你的朋友。”Thranduil说明了一下,Thorin昏昏欲睡,太阳穴上被烙下一吻。

 

Thorin哼了一下表示知道了。

 

“……他们会被关进牢房,因为我们从面上来看,你了解,”Thranduil继续说道,“不能被当做……弱者。再说,我会给他们提供食物的。”

 

“是。”

 

Thranduil惊讶于这微弱的回应。可恶的矮人跟他们喜怒无常的异样脾气。这时候Thorin无疑应该跟他打一架的。意识到Thorin已经睡着,完全飨足于激烈的性爱,他笑了一下。Thranduil让Thorin继续睡着。向孤山进发前,他想让Thorin享有这一刻的安宁,仅仅一晚的安宁。

 

 

END

作者ID:neverlandlost

评论
热度(60)

© 似水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