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whatever

【未授】【瑟索】to hope's end and heart's breaking(PG)

*原文AO3,作者scribblscrabbl,上一篇《for the world moves swift and slow》的姊妹篇~


摘要:索林的牢房里,瑟兰迪尔的言语无人听见。

 

 

在矮人队伍穿过幽暗密林之前很久,索林踏上了收复伊鲁伯的征程的消息就传到了瑟兰迪尔的耳中。所以,当流亡的国王被捆着手、缴械卸甲,被他的典狱长拽过大门,瑟兰迪尔的面上毫无表情。只有皇座旁紧攥的手暗示着一丝旧时的情绪缓缓前行,激起不愿被触碰的记忆。

 

索林被迫跪在地上,头发乱糟糟地散在肩上,模糊了面容。

 

“何事令你扰乱我森林中的安宁,索林,索恩之子?”

 

当矮人抬起头时,瑟兰迪尔险些措手不及。他本以为会面对愤怒、不断恶化的怨恨,但从未想到索林的眼中有这样的火焰,充满如此强烈的感情,威胁着要将他的森林夷为平地,还有将他所珍视的一切事物一起陪葬。那里满是决心,要令他遭受如索林所遭受一般的痛苦,令他无助绝望地看着他的王国化为废墟,无人相助。

 

“不关你事。”岁月令索林的嗓音更为低沉,瑟兰迪尔听得出,漫长阴冷的寒冬在其中回响,这是一种由国王承担的孤独。

 

“你与十三名同伴同行。他们现在何处?”

 

“我只希望他们走得远远的,避开你的背叛。”索林难以掩饰他的轻蔑,愤恨地说。

 

“住嘴,矮人。”左侧的守卫猛地拉向他的镣铐,引出一声疼痛的哼声,瑟兰迪尔注意到伤口弄脏了索林的长袍,他抬起了一只手。

 

“没有什么能够不受察觉地穿过林地王国,或者说不受妨碍,除非经我允许。”

 

他走下座位,慢慢弯下腰,直到他们四目相对,随后他的手牢牢握住了索林的下巴。一股暖意袭上他的皮肤,快速穿透了他的骨肉,他自其中获得了异常的快感,自索林齿间溢出只有他能听到的嘶嘶声,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他仔细端详着索林眼中阴郁扭转的波动,放大的瞳孔充满愤怒、欲望和自我厌恶。他几乎看不到他曾经熟悉的索林,但可以肯定,这位跪倒在地、被遗忘的国王将会带来他的毁灭。

 

他松开了对索林的钳制,挺直了身子。

 

“把他带去地牢,直到他认识到保持沉默的愚蠢为止。”

 

***

 

天色已晚,瑟兰迪尔出现在索林的牢房前,发现他已经入睡,身体紧绷着,蜷成防御性的姿势,一只手攥成拳紧贴着胸口,仿佛握着他的剑,与内心深处的恶魔战斗着。

 

瑟兰迪尔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跪在矮人身旁,毫不在意尘土弄脏了他的长袍。他将一只手放在索林的肩膀上,测量着呼吸的深浅,观察着眼睑的跳动和四肢的颤抖,直到他确信索林已经睡熟,虽然他的呼吸比记忆中的更为断续。

 

只消片刻他就处理了索林的伤口,那里刻下了一道虽浅却丑陋的痕迹,自锁骨横过宽阔的肩膀。瑟兰迪尔冰凉的手贴着发热的皮肤,引出索林一声轻轻的叹息,在牢房潮湿的空气中瞬间消散。

 

工作完成时,他发现自己并不愿退开,相反,他仍旧在索林上方弯着腰,头发擦过露出的面颊,合着胸口的起伏有节奏地呼吸着。不论这些年索林失去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他闻起来还是一样的——汗水和钢铁的味道,还有在那之下,大地自然的芬芳。瑟兰迪尔的拇指抚过索林的嘴唇,想象着那里的味道,想象着曾经在他的血液中点燃了一把火、仿佛他能够在索林手下被重塑似的不屈热量,而他的美看起来将既光耀又可畏。

 

随后,他颤栗了一下,猛然站了起来,退到了地牢的最远处,平复着如雷鸣般跳动的心,痛苦、迷惑,却仍然熟悉。

 

“你想让我怎么做?”他喃喃道,这个问题如其他所有问题一般未能得到回答。“你为求复仇和荣耀而踏上这次征程,但恐怕你能寻得的只有死亡。”

 

瑟兰迪尔清楚爱隆预见了什么,一场由黄金引发的毫无意义的战争,血染上了山坡,国王一脉就此中断。他会把索林留在这里,为了避免这种命运而扭转他的道路,放弃所有和好的希望。但他也清楚,他无法用这些墙壁控制索林,正如他无法阻挡密林河中的洪水。

 

“数千年之事在我眼前显现,王者的兴衰我已见过上百次。我领会到的真理大多是一生都无法参透的,但无法否认,我也曾犯过错误。”他转向索林,端详着他身体虚弱的弧度。“我希望能够弥补的错误。但我并不后悔令我的族人免遭丑恶的战火侵扰。他们向国王寻求指引,寻求智慧,我不会盲目地将他们引向死亡。身为国王,我要对得起我的人民,与你要对得起你的人民一样。你心里清楚这点,而你得承认这并不是为了你的骄傲。”

 

他的话中有种苦涩和虚伪的味道。他观察着索林,他动了动,但并没有醒,瑟兰迪尔又徘徊了片刻,之后离开了,有些害怕,又冷下心肠防备着一切未说出口的话语。

 

他探寻着森林,黎明的光照上荒凉蜿蜒的小路,他在那里拥抱着国王生来应当忍受的孤独。

 

END

评论(1)
热度(32)

© 似水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