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whatever

【未授】【Thorin中心无CP】The Following(G,恶搞)

*原文AO3,作者Valmouth

*“霍3应该这样结尾”系列(其实没有系列)~全体存活AU~很可爱的差点笑死XD~

*有些Kili/陶队长CP向,不过也是清水,最近要清淡,清淡~~

*以下正文*

摘要:上山又下山,从这边穿到那边,又回到埃雷博的门前——索林就是甩不掉他那群跟班。

 

 

索林放弃了。他认命了,他力竭了,他继续追杀半兽人。

 

对于这个问题没什么别的可说。

 

要是他一年前被问到,对他一生追寻的最后时刻有什么展望,他自己该像现在这样看得清楚的:与他最后的兵力一同战斗,内心充满了一切能够拥有的情感,对胜利的渴望,对敌人的憎恨;对所爱之人的希望,遗憾,悲伤,恐惧。他自己该看出来的——如果他比较坦白的话——在他站上莫利亚的门阶时就该看出来。

 

好吧,是有些相像的,他暴躁地想着,砍掉了某个半兽人的一臂,不过话又说回来,还是有区别的。

 

他完全没想到他获得了一支所谓的亲卫队。

 

菲力和奇力,是的,或许还有队伍里一两个其他的成员。德瓦林与他并肩,巴林近在身旁,如生命之初时就在一起那样,一起走到生命尽头。

 

他没料到奇力和一个红发女精灵交好,没料到她会穿过战场冲到他不知好歹的外甥身边作战。也没料到她那金发的队长紧随在后,一直沉着脸带着鄙夷的神情。更没料到绿林之王突然抛弃了所有判断力,穿过一大波半兽人和哥布林追着他的两个同胞,后面跟着一队一流的精灵护卫。

 

索林并不介意这突然多出来的奥援,但是他这片战场变得十分拥挤,更糟的是,长手长脚的精灵占据了很快变得宝贵的空间。

 

当然了,差点穿透他盔甲的并不完全算是精灵的剑锋。鉴于他的运气,也不是兽咬剑。

 

半身人对于自己的失误惊恐万分。

 

索林一手捂上他染血的肩膀,想着他怎能以这样闹剧的死亡收场,然后把比尔博推到了泥里,保护他的飞贼躲开了能让他脑袋嘎嘎作响的一击。

 

他不用那么麻烦的。瑟兰迪尔已经站到了缺口处防卫着,金色的长发飞扬。索林吐出一嘴因为一不注意站得太近而差点吞下去的头发,用同等激烈的态度诅咒着精灵和半兽人和霍比特人和巫师。

 

他发现自己,实实在在的,被困在了一圈战士中央,大部分人忙到没注意到他站在那一小片温和平静的土地上,倚着他的剑,带着像是厌恶的情绪环顾四周。

 

他要是还有点理智的话,会任由自己无聊地呆在原处。但索林清楚他有时更喜欢热血冲动,而非冷静理智。

 

索林也清楚他难以控制的骄傲。他的倔强。他无数的缺点令他冲出了保护圈,从那撮令人窒息的防卫中挣出一条路,结果和阿佐格本人撞了个对脸。

 

他不是唯一一个有保护者的:阿佐格的副官几乎跟他一样高大。当然怪异得多,穿着他原始的金属铠甲,容貌畸形。

 

一个阿佐格就够糟糕的了,而现在他们有两个,索林知道他正面临着自己的死亡。他挺直了背,挺直了肩膀,鼓足勇气,带着他家族的所有荣耀准备好面对他的报复。

 

不料一枚箭矢呼啸着擦着他的右耳飞过,嵌入了阿佐格左侧半兽人的喉咙。

 

他,坦白说,被那一箭惊到了,跟阿佐格一样惊讶。

 

波格直冲上前。

 

索林站稳脚跟对付他,然后感觉到两只大手正正落在他双肩,短暂的重量撑着自己越过,随后金发的队长带着不详的沉默把自己弹到这场打斗中,索林都快被弄糊涂了。

 

他没多久就不感觉孤独了。菲力奇力德瓦林赶上了他,为之前在阿佐格手下受到的伤报仇的渴望险些让他们把索林踩到脚下。红发女精灵挥刀左右砍削着半兽人,瑟兰迪尔远远胜过他一流的精灵战士,索林厌恶地打碎了一个半兽人的膝盖,又砍断了另一个的脊柱,他决定好好维持他战斗的区域,即便他必须悄悄溜走才能做到。

 

但是剩下的战斗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管他走到哪儿,这群人都跟到哪儿。他们还顺道捎上了巴德。

 

上山又下山,从这边穿到那边,又回到埃雷博的门前——索林就是甩不掉他们。

 

丹恩对这不同寻常的场面采取了务实的处理方法,跟信号员一样时不时挥舞着大斧,给索林指出战场上需要支援的区域。索林假装无视他,不过还是不情不愿地好好利用了他意想不到的礼物,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战斗最密集的地方,阴郁地希望也许他们有些人会分神落在后面。

 

他们没有。

 

他们疯了,他在那一瞬间判定。也许有些歇斯底里,但那时一切似乎都像一个大笑话——为黄金发狂,为爱情所困,为战争疯癫。

 

在这个受尽诅咒的战场上唯二没有疯掉的就是半兽人和哥布林,当看到索林领着属于自己的精灵人类矮人联盟像母鸭带小鸭一样冲过来时,他们十分明智地跑掉了。

 

等到巫师召唤出该他死的鹰时,索林已经把敌人从战场这头追到另一头了。

 

一切结束的时候,他最严重的伤处就是他疼痛的脚。还有比尔博给他的那道浅浅的擦伤。

 

菲力额头带血,不过仍旧直立着,尽管有些眩晕。奇力的恍惚主要是跟女精灵——陶瑞尔,他这样称呼她——有关,而非脑袋上挨到的敲打,而她除了脸颊被划了之外没有受伤。

 

瑟兰迪尔正小心护理着他骨折的手臂。

 

索林一点都不同情。

 

那些一流的精灵战士为他们受伤的国王担心爆了,但他带着暴躁的失望情绪把他们的关心丢到一边,怒斥起金发的队长——莱格拉斯,他这样称呼他——用那种把一切都扭曲成了奇怪声调的千转百回的精灵语嘶嘶说着什么。

 

他其余的同伴看起来毫发无伤。

 

比尔博还活着,尽管身上沾了泥。巴德看起来不太舒服,却很坚定。

 

在他身后,埃雷博的大门敞开着。

 

他盯着这簇毫无希望的联盟,放弃了。放弃了,认命了,力竭了。(gave up/gave in/gave out)

 

他抬头看向巴德。

 

“十四分之一?”他问道。

 

巴德俯视他。“十四分之一。”他坚定地说。

 

索林瞪着他,然后是瑟兰迪尔,靠近的丹恩,还有沾沾自喜地站在飞贼旁边说着毫无疑问会让索林剩余心智全毁的话的巫师。“成交。”他吼道。

 

但是,他还活着。

 

奇力冲着陶瑞尔咧嘴笑了起来。

 

 

END

评论(9)
热度(33)

© 似水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