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千言万语汇作一句whatever

【授翻】【LP/RA】Knots and Knuckles(NC17)

摘要:学习像矮人一样行动很。而对于Richard来说幸运的是,Lee相当擅长背部按摩。

 

梗:结束了一天长而艰苦的训练后,Lee提出要帮Richard解决背部的硬结。开始的时候还算是柏拉图(面对现实吧,除了专业按摩师,谁给人按摩时没点别的想法?),不过最终Richard在Lee的手掌下呻吟,Lee的手指越来越低……

 

如果他只用一或两根手指就让Richard高潮的话+1000

如果之后给Lee慢吞吞吹个箫的话+10000

如果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话+1000000

 

 

 

 

Richard很紧绷。

 

这有理由,真的。他们学习像矮人一样移动,学习战斗,还有学习打斗边像个矮人一样移动,在此过程中,他不但动用了他所知道的所有肌肉,还用了不少对他来说很陌生的肌肉。每块肌肉都在疼,理所应当。可是,有些,已经打成结了,他晚上躺在床上,很希望能够把那些从后背扯出来,用捶肉锤狠狠砸过去。

 

他嘴里抱怨着,在健身服外面套上夹克,左右扭动着,想缓解一下劳损的肌肉,结果却劳而无功。他是训练室最后一个走的人,跟往常一样,于是他允许自己稍稍闹一下情绪。

 

“还好吗,Rich?”

 

唉,MD。

 

Richard不需要转过来看就知道是谁在接近他;哪怕他没有自见面那刻起就深深为这个男人着迷,他也能从口音判断出来。不过,Richard还是转过身来。是Lee,当然了,从对面屋走过来,好看的眼睛,明亮的笑容,还有倾斜的眉毛。Richard感觉热量涌上了脸。他没能听见声音的那个人当然是Lee了——跟其他大部分人不一样,Lee学习的是精灵的安静优雅,而不是矮人沉重的跺脚。

 

“嗯,正要回家。”他回答道。他低下头抓起地上的运动包。不过,当他挺起背时,他犯了个错误,脸稍微抽搐了一下。Lee很快来到他身边,眼神带有评判性质地扫过Richard的后背和肩膀。

 

“可以吗?”Lee其实没有等待Richard的许可就伸出了手。他的手抚过Richard的肩膀,动作结实,带着探究之意。这抚触令Richard浑身刺痛起来,皱着眉头,试图压下所有抽搐或颤抖。随后,Lee的手指发现了一个很疼的压痛点,Richard忍不住强烈地吸了口气。Lee缩回手,脸上明显写着同情。“你这儿挺糟糕的。”

 

Richard忍住了回答“不止你表面知道的那些”强烈的欲望,选择了像矮人似的粗粗哼了一声。“会好的。”他的声音不全是自己的,Lee盯着他看,仿佛不能完全确信他能站稳一样。

 

“好吧,当然。不代表现在不难受。”他又深呼吸了一次,犹豫着,过了挺长时间,Richard冒险偷偷看向他的眼睛。表面看起来,被如此温柔的凝视应该不可能产生被钉住的感觉,但Richard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如果你想的话,我……啊,我背部按摩还不差。”

 

Richard感觉脸颊热了起来,然后有点尴尬,他竟然会为一个简单友好的提议而脸红,热度还愈演愈烈。他该怎么做?背部按摩听起来棒极了,这是当然的,不过在此期间他能保持端庄吗?最终,Lee令人安心的笑容获胜了。“好吧。”

 

Lee的笑容几乎使人目眩,他的态度更加自信。“好的!你先回拖车,我放下东西随后就到。”

 

哦?哦,这不是在健身房快速弄弄,这是要在拖车里长时间的按摩!Richard吞了吞口水,点点头,然后保持着站在原地的状态。Lee也没有动,他的眼神对准Richard的脸,颧骨上些微有点粉红。之后他轻轻笑了一下——只是有点紧张——Richard低下了头。

 

“好。我,呃,回头见。”

 

接着,忍住了没跑起来,Richard迅速离开了屋子,没有回头。

 

 

 

————

 

Lee没用几分钟就出现在了Richard的拖车,轻轻敲了几下门以表预告之后就走了进来。当他看到Richard时——靠着厨房的柜子,双臂交叉,表情毫无疑问在做什么特殊的事情——他咬着下唇,仿佛隐藏着笑容。

 

他好奇地四处看着,又走了几步进入这个小小的空间,Richard意识到Lee之前从来没来过他的拖车。Richard挪了挪,有种古怪的毫无遮蔽的感觉,即使没几件私人财产可看。他自己也只去过一次Lee的拖车,那天午饭之后Lee和Aidan都没去训练。Richard发现他们俩倒在Lee的沙发上,睡得很熟。(Richard从那天开始就怀疑Lee睡觉时是不是总打呼噜。)

 

“在床上最方便,”Lee突然说,打断了Richard的想法。他正徘徊在Richard的私人领域之外,有些东西藏在他友善的棕色眸子之后,Richard不能完全读懂。

 

Lee不打算带头走出这一步,Richard片刻之后认识到这点。他点了点头,沉默地表示认可。他转身带路去卧室时,嘴唇感觉相当干。当Lee指示他坐在床沿(“就开始在这儿”,他保证),爬上来跪在他身后时,他从来没意识到他自己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那么浓烈。

 

Lee的触摸一开始时很温柔,顺着Richard的肩膀搓揉着,与按摩相比更具安抚的性质。等他的肩膀终于开始下沉时,Lee继续更大幅度的动作,令Richard强抑住呻吟之声。Lee边按摩边说着话,喋喋不休地说着训练、台词、还有回到美国的朋友们。他显然没指望Richard作出什么回应,这也无妨,因为Richard不太确定自己除了含糊地呢喃着感觉真好你能不能在那里再用点力之外还能说什么了。结果证明,Lee并不需要那种指示。不知道是因为经验还是直觉,他似乎很清楚要去哪里找到最麻烦的点,知道要怎样大力按摩让那些点松弛下来。

 

当Lee的手向上移动着,小心地按着脖子上僵硬但需要仔细对待的部位时,他不知怎地找到了让一切都放松下来的方法(虽然Richard自己尝试的时候只是成功弄得更糟了,而且这是他自己的脖子),Richard意识到Lee对他的技巧描述得相当保守。“还不差”真心不能涵盖。Lee的手指在他的头盖骨下方的皮肤画着圈时,Richard稍微向后,向Lee的触碰倚去,积聚起所有能令他口齿清楚地说话的能力。

 

“你真的很擅长这个。”

 

Lee微弱的笑通过手臂传了过来,给Richard的头皮带来一波麻刺感。

 

“很惊讶?”

 

轮到Richard轻笑了。“有点。你学过?”

 

Lee轻快的窃笑足以回答这个问题了,不过过了一会儿他详细说明了一下。“没有,没学过。这得说到以前他们刚有自己电脑的时候,结果我所有的朋友肩膀都很僵硬。我给其中一个半好不差的按摩了一下,然后我很擅长这个的消息就传开了,最后我差不多就算学会了。”

 

“Mmm,提醒我给你朋友寄感谢卡,因为这真是——”Lee的手正在此时滑下Richard的脖子,来到了背部上方第一个劳损处,Richard的句子最终变成一声呻吟。

 

“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Lee回复他的嗓音里带点诙谐,然后停顿下来,轻轻拉扯着Richard的衬衣。“你要知道……不穿衣服更好。”

 

Richard的心狂跳着,虽然他的脸转向别处,他也能感觉自己越来越红。“……所有衣服?”

 

Lee似乎呛了一下。“如果——如果你想的话?”

 

Richard扭着身子回头看去。Lee坦然和他眼神相遇,虽然他的表情相当复杂,脸上也些微有点迷人的粉色。也许是因为Richard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在这种情况下有点慌乱的人,他突然胆大起来(他不太确定,也没让自己进一步思考)。Richard直接脱掉了衬衣,随意扔到了地上。Lee的粉色变成了彻底的红色。之后Richard的大拇指钩住了运动裤和平角裤的裤腰,最后一次注意到Lee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他的手,然后——有些差不多是乐观的情绪在他腹部盘旋——稍微从床上抬起身,把那两件衣服脱了下来。

 

丢开所有衣服之后,Richard再次扭过去看着Lee,以身体的角度保持着最后一丝端庄,虽然他确信他的脸已经接近番茄的颜色了。Lee的眼神打量着他全身,抬起眼睛看向Richard的脸,被对方发现他在盯着看时似乎有点尴尬。

 

“那就,趴着?”Lee的嗓音有点哽住,他向床中间溜去时清了清喉咙。Richard遵从他的指示,竭尽全力不去考虑他光裸的背部完全展现的事实,也不考虑如果结果证明他会错了Lee的意思,他们两个之间会发展得多尴尬。他拽了个枕头贴着脸,等待着。

 

Lee的手重新回到他身上时有些踌躇,但很快他的拇指和指节按进了肌肉中,自信地仿佛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Lee深深按进肩胛骨之间的肌肉,Richard逸出的呻吟声埋在枕头里,有点下流。Lee低声笑了起来。

 

之后Lee继续向前,手指探究地向下按向脊柱两侧的硬结中心,Richard几乎呜咽起来。Lee同情地嘶嘶出声。

 

“哎哟,就是这儿最难受了,是吧?”

 

Lee似乎把Richard含混不清的呻吟当成是确认,开始按摩起来。就Richard而言,Lee的手指或许有种魔力——比按摩其他部位用了更大的力,不过肌肉慢慢开始放松了。

 

“这些一直很严重,我打赌。”Lee突然发表意见。

 

Richard把嘴张到可以回答的程度。“是啊。”

 

“那是因为你一直驼背。你得站直了,让肌肉时不时休息一下。”即使正在温柔的斥责对方,Lee的声音也很令人舒服愉悦。

 

Richard哼了一声。“我想我没法跟你抱怨我的身高。”

 

Lee稍微笑了一下。“也不见得。”尽管Richard被逗乐了,他还是小声嘟囔了一下,Lee温和地笑起来。

 

等到Lee停顿下来,几乎到达Richard的臀部时,Richard才意识到他有点硬了。突然之间他整个身体都感觉热了起来。他不知怎地都快忘了他现在是完全赤裸。完全赤裸地由他喜欢的共演演员给他进行一次超棒的按摩。Richard感觉全身的红晕都呈现出来了,他真心希望事实不是这样。如果确实如此的话,Lee一点没提起就太客气了,然后,Lee的手出人意料地抬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的手落在了Richard一条大腿上。手指按进疼痛敏感的肉体时Richard直接呻吟起来。他头脑中未被身体感觉占据的一个很小的部分恐慌地指出他很迅速地完全硬了。Richard坚定地告诉头脑中那部分快闭嘴,享受当下就好。这并不难做到,这时Lee的注意力转到下一条腿上。

 

等他再次停下来的时候,这次停顿的时间比之前更长,Richard聚集起所有的勇气,吞了吞口水,开始说话。

 

“你好像漏了一个地方。”

 

安静了片刻,随后Lee大笑起来,笑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然后终于可以气喘吁吁地说,“没有,没有,只是最好的要留到最后。”Lee的语气很是热情,Richard也笑了起来。

 

Lee的手终于上滑至Richard屁股时,他的动作没有一丝犹豫,调皮地捏弄着。Richard相当确定他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接着,Lee找到肌肉和骨骼相连的地方,拇指按了进去。

 

“噢操,”Richard咬着牙,强烈的快感和疼痛交织一起沿着脊柱冲上去,直达分身所在,被限制住的臀部影响了分身的动作,没有足够的摩擦力令其满足。Lee继续搓揉着,绕着大块的肌肉描着圈,Richard气喘吁吁,呻吟着,很快就直接恳求了——虽然在恳求什么,准确地说,他也不能肯定。

 

之后,深入的按摩缓和下来,变成轻微的爱抚,Lee的一只手消失了。Richard考虑瞥眼看看,虽然脖颈的肌肉仍是瘫软状态。

 

一根光滑的手指,Richard只能认为是唾液润滑的,出现在他的尾骨,向下滑去,留下一道凉爽的痕迹。当手指来到褶皱处逗弄时,他全身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Richard被自己喉咙中吼出的哀号吓到了。

 

“你没事吧?”Lee的嗓音低沉粗哑,好像他才是那个大声叫唤的人,而不是Richard。

 

Richard只能热切地点头。以后有的是时间诉说这样有多久了,说这几周他有多么渴望Lee,按摩令一切都很敏感,每一丝接触都感觉多么好,体内的每根神经都像触电一样。

 

Lee的呼吸声重新出现,他的手指转着圈,动作温和却坚定,仿佛他只是在继续之前的服务。这个步骤产生了同样的效果,Richard觉得自己不应该惊讶,他已经开始放松,开始打开了,而Lee甚至还没侵入。

 

“天哪。Lee。求你了。”

 

Lee发出一声颤抖的气息,他的手指又离开了一会儿。接着就回来了,再次被弄湿的手指按向他的入口处。慢慢地,一根手指滑了进去。Richard的臀部颤抖着向上抬起,企图将手指吞得更深。臀部又落下来时分身贴在床单上颤动着。Lee发出低沉的声音,比Richard曾经听他发出过的声音都低。

 

“天哪,Richard,你现在看起来真TM赞。”

 

他说着的时候,手指碾磨着向更深处进发,Richard逸出一声呜咽,他再次把嘴埋在了枕头里。一切都感觉又紧又松又湿又不够滑又如此难以置信地美妙,Richard开始怀疑他可能单靠这个就高潮,就算没有照顾到他的分身。之后Lee扭动着手指,弯曲起来,所有跟清晰思维类似的东西都立刻飞离了Richard的头脑。

 

当Lee找到他一直在寻找的那点时他拱起身子大叫起来,狂热的快感席卷过他的身躯,烧毁了所有的羞耻感。Lee低声哼着,无情地按向那里,Richard扭动着,喘息着,呜咽着,他尽其所能压向后方。他非常,非常近了,但又不完全够。

 

Lee的另一只手仍然放在Richard的臀部,暖暖的,突然拧了一把。手指同时按进肌肉和前列腺,Richard压抑地喊着Lee的名字,紧贴着床单射了出来。

 

Richard不确定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恢复了意识。清醒过来后,没过多久,沉重的喘息被小声细碎的呼吸打断。Richard支起手肘撑起来,肌肉仍旧愉悦地颤抖着,他转过身。Lee盘着腿坐在床上,挨着Richard的臀部,面色赤红,手在运动裤前相当随意地移动时因快感而皱着脸。Richard微笑着,放松的头脑中很快有了个主意。

 

“Lee。”他的声音很低,有些嘶哑,几乎像是Thorin的低吼。Lee的眼睛猛地睁开,眼神明亮,充满渴望。Richard拍了拍身旁的床罩,明显的邀请。Lee叹着气猛地倒下,发出一声类似呻吟的叹息。他笑得出人意料地腼腆,Richard也笑起来。实际上他的意思是让Lee过来坐在他脑袋旁边,不过这样他也能搞定。他倾过身压向年轻的男人,一只手缠在黑色的短发间,额外用了会儿时间仔细端详着睁大的棕色眼眸,然后整个倾过来。

 

这个,简单说来,不是个普通的初吻。Richard感觉满足又慵懒,而Lee的回吻用力得如同生命依赖于此。舌头鏖战片刻,随后Richard撤了回来,笑着看着Lee不爽的表情,动作不太优雅地挪动着,支着手肘靠近了Lee的臀部。

 

Lee的头向后甩到了枕头上,Richard把Lee运动裤的松紧带拉开了些。他沿着柔软的皮肤爱抚了一会儿,然后勾着短裤内裤拽了下来,刚好露出跳动的分身和沉重的囊袋。

 

Richard低低哼了一声以表赞赏,Lee差点笑得喘不过气。Richard稍微调整了一下,他的角度有点奇怪,不过一切都爽得无法打断。随后,他俯下身,给Lee的分身侧面舔出一道痕迹。

 

Lee发出一声嘶哑的呻吟,不完全是Richard的名字。Richard将头部含进了嘴里作为应答。味道又咸又涩,哎,他有一阵子没享受过这种快感了。Lee一只胳膊挡住了眼,他每声呼吸都带着一声微弱的“啊”。他已经临近了,不会太久的。Richard的舌头绕着顶端打转,舔上那道缝隙时一只手轻轻扣住了臀瓣。

 

“啊——Rich,我——”Richard将他含得更深,还吸了几下,Lee喘息着。“我快要——”Richard的舌头卷了起来,坚定地舔向Lee分身下方。“天哪。”

 

Richard给了他最后一次吸吮,Lee颤抖着喘息着射了出来。Richard一点不剩地吞了下去,很高兴他还没忘记那个特殊的技巧。接着他退开倒在了毯子上,他比之前离Lee更近了一点,想尽可能避开这么多潮湿的斑点,不过这个努力没有成功。

 

Lee的胸口起伏了片刻,渐渐缓和下来,他小声笑了一下。

 

“非常棒。”

 

Richard哼了一声。“慢吞吞的,而且我技巧生疏了。”

 

Lee翻个身侧躺着,心满意足又有些无耻的表情面对着Richard,“那么,我几乎要担心你恢复合格标准的话能让我爽到什么程度了。”

 

Richard微笑着吻上他,堵住了他的话,不过他在Richard嘴里尝到自己的味道时还是惊讶地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他们躺在一起,疲惫地吻着,吻了一会儿,然后一股特别的紧迫感愈渐增长,令他贴着Lee的嘴唇笑出了声。

 

“我真需要洗个澡。”

 

Lee轻笑起来。“我也是,所以我不打算说什么。”Lee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的时候Richard稍微惊了一下。

 

“那个,”Lee恢复正常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知道有个省水的好办法。”紧接着,Richard坐了起来,起身下床,给了睁大眼睛的Lee一个最棒的笑容,迈着刚享受过一轮很爽的性爱之后的那种步伐退到了浴室。

 

Lee片刻之后就跟了上去。

 

 

END



PS:颈椎各种僵硬难受,按摩真是超疼QAQ……不过挺舒服的~~

评论
热度(42)

© 似水流年 | Powered by LOFTER